國家金融記憶 | 李禮輝:在堅守與創新中砥礪前行

作者:蔡玉冬 楊望 日期:2019-04-26 15:16:18

編者按2018年是中國改革開放40周年,其中,銀行業作為中國金融體系的主導力量,在支持社會經濟發展方面做出了不可磨滅的貢獻。2004年國有商

 

 

2中國互聯網金融協會區塊鏈研究工作組組長李禮輝,歷任海南省副省長、中國工商銀行副行長、中國銀行行長、第十二屆全國人大財政經濟委員會委員等職。本期我們特邀李禮輝作為“《國家金融記憶》——改革開放40年40人系列訪談”的嘉賓,瀚德金融科技研究院副院長楊望擔任特邀主持人,帶領我們從中國銀行改革視角,一起回顧這段中國銀行業涅重生的歷史。

 

歷史范本:中國銀行改革成績斐然

商業銀行的股份制改革是我國金融改革的關鍵步驟,中國銀行是首批試點銀行。中國銀行的股份制改革并非一蹴而就,從戰略投資者的選擇,到全方位的制度性改革,中國銀行涅槃重生,成績斐然。

引進戰略投資者是值得肯定的重要一步

楊望: 2004年的股份制改革是我國金融業的重大歷史轉折點。為順利上市,中國銀行引進了4大戰略投資者,這一決定在當時對中國銀行改革起到哪些重要的作用?

李禮輝: 股改之前,國有商業銀行累積的不良資產實際損失已經超過資本凈值。國際上一些會計師事務所對中國的銀行做出了“技術性破產”的評價。透過現象,我們發現,深層次的原因在于,國有商業銀行在體制、機制、制度和技術上存在很多根本性的不足,我國的財務會計制度與國際通行的財務會計準則存在明顯差距。在國際市場上,我們缺乏競爭力、影響力,甚至我們的信用實力也受到質疑。因此,當時,我們需要通過引進知名的國際投資者,在引進外來資本、補充資本的同時,建立信用背書,引進先進制度和先進技術,重構體制機制。

從2005年到2006年初,中國銀行引進了4家戰略投資者,分別是蘇格蘭皇家銀行、新加坡淡馬錫集團的旗下機構、瑞銀集團和亞洲開發銀行。與戰略投資者的談判,當然涉及定價、股份鎖定期、投資同業競爭者限制等具體商業條款,但更多的是討論如何進行中國銀行的股份制改革,實現制度性的更新和改造,給中國銀行帶來新的價值。這也將給戰略投資者帶來重組后的增值。

4家戰略投資者派來了董事,派來了專家團隊,參與中國銀行股份制改革的具體工作,幫助中國銀行進行機制改革、制度設計、技術創新和員工培訓。

2006年中國銀行上市時,得到了國際、國內資本市場的良好反饋。股份制改革以來,中國銀行迅速成長為國際上規模最大、盈利能力最強的銀行之一??梢哉f,股份制改革是非常成功的,引進戰略投資者是我國股份制銀行改革重要的、值得肯定的一步。

恰當協調與戰略投資者的“分歧點”

楊望: 引進國外戰略投資者之后,由于地域和文化的差異,雙方可能會有一些“分歧點”,當時,您是如何與其進行有效溝通和協調的?

李禮輝: 從商業利益角度看,國內的股東與國外的戰略投資者并不存在根本性的矛盾,大家的共同目標都是提升中國銀行的價值,中國銀行與戰略投資者也并不構成市場上的業務競爭關系。但在管理實踐中,背景不同的董事和管理者也會出現理念上的一些差別,這類差別主要歸因于對中國國情的認識和判斷。

在法人治理結構的設計上,股改時確定的國有商業銀行的法人治理結構包括股東大會、董事會、監事會和管理層,董事會包括股權董事、獨立董事,代表國有股東的股權董事常駐銀行工作。這種大而全的法人治理結構在國外銀行或者上市公司里較為少見。因此,在引入國外戰略投資者時,我們需要與其充分溝通,以使其理解并認同這些基于中國實際情況所采取的制度性安排。

在風險管理制度設計上,我們明確,重大的投資決策、信貸決策必須經過董事會審批。代表國外戰略投資者的中國銀行董事是外籍的,而且,考慮到中國銀行是我國國際化程度最高的銀行,在很長一段時間內,中國銀行的多數獨立董事、總稽核和風險總監是聘請外籍專業人士來擔任的。這種制度安排顯然有利于促進銀行建立全球化的經營管理格局,增強銀行在國際資本市場和全球金融業的信譽,但在經營管理和業務決策的過程中就需要,更多、更充分的溝通,特別是對重大項目投資和大型企業信貸決策時,需要管理層之間、管理層與董事之間及時進行溝通協調,解答疑惑,讓外籍董事和管理人員更加深入了解中國經濟的特點和發展趨勢。

例如,京滬高鐵是我國潛力最大、價值最高的一條客運鐵路,中國銀行由下屬子公司投資。在投資決策過程中,經過充分的論證,得到董事會的審批,但投資額縮減了。盡管因為降低投資額度減少了銀行可能的收益,但維護制度的嚴肅性應該具有更為長遠的價值。

管理層需要客觀說明中國的特殊情況,需要用專業的語言來闡述重大業務安排的原因,爭取大家的認同。這個過程是溝通協調的過程,也是相互信任的過程。我們的合作是十分順利的。

改進和優化人力資源管理制度

楊望: 在股份制改革的過程中,中國銀行對人力資源管理制度作了哪些改進?

李禮輝: 在人力資源管理制度設計上,最初中國銀行聘請了國際上知名的人力資源管理專業機構提供咨詢服務。他們將銀行的前臺和中后臺區分為利潤創造部門和成本部門。在職位和薪酬制度的設計上,利潤部門的職稱級別和薪酬水平遠遠高于成本部門。這一制度設計照搬了國外一些銀行的現成版本,與中國實際情況并不完全切合。例如,影響商業銀行盈利能力的,既有市場營銷方面的因素,也有風險管理方面的因素。風險管理部門看起來是成本部門,但風險管理能力的提升,既能提高決策效率支持市場營銷,又能降低風險成本從而增加利潤。因此,在改革后實施的新制度中,中國銀行雖然對前臺部門和中后臺部門做了劃分,但在職級和薪酬等級的設計上縮減了差距。新制度提高了對中后臺部門、風險管理部門、內部控制部門、營運部門及操作部門的關注度,而非簡單地將其看作成本部門。對于銀行來說,任何成本的控制,尤其是風險成本、合規成本的控制,本質上也是競爭力的體現。

銀行的用人制度設計要與激勵機制相結合。過去,國有商業銀行在很多方面保留了行政化的特征,每一級別的管理人員都有官銜。中國銀行在人力資源管理制度改革時,設立了全新的體現商業銀行特征的職級體系。在用人選擇上,重點是德才兼備,選擇人才需要考慮道德品質、政治素質、專業能力,以及對銀行的價值貢獻。薪酬分為固定薪酬和浮動薪酬兩部分,固定薪酬原則上與職位和職級掛鉤,浮動薪酬與業績表現和價值創造掛鉤。盡管國有金融機構的薪酬水平、激勵機制與完全市場化的股份制金融機構相比有很大的差距,但總體制度還是體現了市場化的方向。

人才的培養對于銀行的國際化進程尤為重要。即使是語言溝通層面,國內所熟悉的情景、詞匯,未必就是國際上通行的金融專業表達方式,這可能影響與國外監管者溝通交流的效率。出于上述考慮,中國銀行培養了一批國際化的專業人才,他們在語言、經營、管理等方面達到了較高的專業水準,助力中國銀行國際化事業的發展。

內部控制機制的“三道防線”

楊望: 中國銀行是如何通過內部控制制度變革助力全行業務發展的?

李禮輝: 在風險管理制度建設方面,需要看到,過去中國銀行業不良貸款率高、壞賬損失大、盈利差的重要原因,是銀行的管理制度在很大程度上保留了行政化的特點。吸取過去的經驗教訓,中國的商業銀行必須建立一個商業化的風險管理制度,要有效制衡、有效約束。中國銀行建立了“三道防線”的內部控制機制。

第一道防線是業務的一線部門,包括個人金融營銷部門、公司金融營銷部門和分支機構。第一道防線既要負責客戶的營銷、產品的銷售、客戶關系的維系,與此同時,也必須注重內部控制和風險管理。在選擇推薦客戶時,要能夠遴選符合中國銀行基本標準的客戶,借助大數據系統可以讓這種遴選更加有效率。

第二道防線是風險管理部門,包括信貸審批部門、合規管理部門等。這些部門從風險管理的不同角度來對企業授信、項目融資進行專業化審查,提出意見和建議,進入決策程序。

第三道防線是審計監督部門,如稽核部。第三道防線要監督第一道、第二道防線和管理層,其重要性不言而喻。

 

深耕市場:探索多元化發展

在改革發展過程中,中國銀行的業務和地域覆蓋范圍迅速提升和擴圍。在國內,中國銀行積極推廣普惠金融,使金融的甘霖滋潤了無數的小微企業和貧困地區;在國際,中國銀行作為中國的第一家外匯交易銀行,始終站在國際化的前端,是中國銀行業的旗幟和標桿之一。

中國銀行做普惠金融的兩件大事

楊望: 2009年,中國銀行是當時唯一一家獲評中國最佳中小企業融資方案獎項的銀行。中國銀行在對中小企業市場做戰略布局的時候,有哪些重要舉措?

李禮輝: 在普惠金融方面,中國銀行做了兩件大事:第一是信貸工廠,第二是村鎮銀行,都完成得較為出色。

所謂信貸工廠,就是采取工業化的流程和模式,基于中國銀行的數據基礎和對客戶的了解,提高整個信貸審批流程的效率。2009年,中國銀行推出中銀信貸工廠的時候,信貸決策的周期約為1~3天,這在當時是相對較快的。

在村鎮銀行方面,中國銀行是國內大型銀行中少有的將自己的村鎮銀行發展得又大又好的一家銀行。設立村鎮銀行的原因在于,對于大型的銀行機構來說,按照傳統的模式和流程去做小微金融會遇到很多難題,而村鎮銀行的成立能夠更好地助推當地經濟,發展普惠金融。因而中國銀行內部一致認為,成立村鎮銀行具有重要意義。

中銀富登村鎮銀行由中國銀行發起成立,經過8年發展,已經成為中國最大的村鎮銀行集團,共有228家分支機構,并設立327個助農服務站,覆蓋19個省的縣域農村,其中中西部地區占77%。2017年,有10.89萬個小微企業貸款客戶,貸款余額231億元,戶均貸款21.2萬元,ROA為1.13%,ROE為10.43%。

這家村鎮銀行植根于基層,植根于小微企業,特色之一是科技立行,中后臺集中統一,實現流程優化和標準化管理。集團管理總部負責信息科技系統建設,負責中后臺服務和監控。法人機構和支行作為經營責任主體和業務終端,承擔前臺營銷、客戶服務職能。銀行內部管理和客戶服務流程簡潔清晰,決策效率和服務效率比較高,運營成本和風險成本比較低,在為小微企業提供成本可負擔的金融服務的同時,實現了過得去的經營效益。

國際化道路上,合規是第一課

楊望:經過40余年的發展,人民幣國際化程度大幅提升。超過60個國家和地區把人民幣納入外匯儲備中。中國銀行從完成第一筆外匯交易到發展成為國內公認國際化程度最高的銀行。請問中國銀行有哪些經驗供國內銀行業借鑒?

李禮輝: 中國銀行100多年的歷史見證了中國金融業成長、進步、提升以及開放的歷程。能夠作為中國銀行的一員,我感到非常榮幸。

中國第一筆人民幣國際化業務,是從中銀香港匯款到中國銀行的上海分行。2011年,人民幣國際化邁開了一個新的步伐,實現了從局部的業務和區域向所有的業務和區域覆蓋擴張。2016年是另一個具有里程碑意義的時間點,人民幣得到了IMF(國際貨幣基金組織)正式認可,加入了SDR貨幣籃子,這是人民幣國際化的標志性事件。

國際化的銀行對合規經營、合規控制必須予以足夠的重視。一個國際化程度很高的銀行必須在全球范圍內布局業務、配置資源,而不同國家和地區對合規經營有不同的法律要求。中國銀行更加注重在國際金融中心配置資源,如紐約、倫敦、東京等,而這些地區對銀行的合規經營有特別嚴格的要求。所以,任何一個銀行在國際化的過程中,在走出國門的過程中,合規是要上好的第一課。一定意義上,合規也是一種競爭力、一種價值。合規的業務所取得的收益、利潤,才是真正的收益、利潤。如果在業務經營過程中存在合規、合法方面的瑕疵,當被監管部門發現時,將會承受嚴重的處罰。部分國際上的著名銀行所受單次處罰金額高達幾十億美元,對利潤影響巨大。對于中國的銀行來說,需要注意國際市場上的合規要求和國內市場的認知有著根本的差別。

 

結束語

中國銀行成立至今,經歷百年風雨。其百年的發展史是中國近現代金融發展史的縮影,而中國銀行40年的改革歷程,也是中國社會改革開放40年中濃墨重彩的繪卷。未來,中國銀行業需要在過去40年的歷史經驗基礎上,把握趨勢,行穩致遠,破浪前行。

特邀主持 / 楊望   瀚德金融科技研究院副院長、中國人民大學國際貨幣研究所研究員

本文根據本刊主導策劃的《國家金融記憶》——40年40人系列訪談之中國銀行原行長李禮輝訪談整理而成】





上一篇:國家金融記憶——改革開放40年40人系列訪談
下一篇:最后一頁
當代金融家 2020年第1期 總第174期
出版時間:2020年01月14日
查看詳細內容
 
熱門排行
國家金融記憶 | 李禮輝:在堅守與...
國家金融記憶——改革開放40年40人系...
体彩老11选5最新开奖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