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意志銀行:百年大行“斷腕求生”

作者:高 奧 中國農業銀行戰略規劃部 日期:2020-01-03 12:36:51

導讀

德意志銀行宣布,將大規模削減投資銀行業務,預計將在全球裁員20%(約1.8萬人)。本文從業務結構、風險水平、成本負擔三個方面剖析了德意志銀行的經營困境,旨在探究德意志銀行戰略轉型的原因,并為我國銀行轉型發展探求有益啟示。


正文

2019年7月7日,深陷監管處罰、法律訴訟、營收下滑、成本攀升等經營困境的德意志銀行宣布實施重大戰略轉型,重構業務板塊、削減投行業務、大力壓降成本、加大科技投入、強化資本管理,以求提升集團盈利能力、提高股東回報,并推動長期增長。這家成立于1870年、擁有近150年歷史的德國第一大銀行,曾躋身全球前五大投行之列,總資產排名一度位居世界第二。此次在經營困境下被迫實施重大戰略轉型,能否通過自我革新謀求新生、轉危為安尚未可知,百年大行的“壯士斷腕”之舉發人深省。


從五方面推進重大戰略轉型

德意志銀行的此次戰略轉型有以下五大重點舉措。

一是以客戶為中心重構四大業務板塊。轉型前,德意志銀行德意志銀行主要有三大業務板塊,分別是公司與投行(CIB)、個人與商業銀行(PCB)、資產管理(AM)。此次戰略轉型德意志銀行將以客戶為中心重構四大業務板塊,分別是個人銀行、新設的公司銀行、資產管理、投資銀行(見表1)。與此同時,德意志銀行還計劃著力提升各業務板塊的數字化經營水平。

二是大力削減高風險投行業務。德意志銀行將退出原公司與投行(CIB)板塊下的股票銷售交易業務,并降低在固定收益銷售交易業務的資本占用,尤其是利率相關業務。調整后,德意志銀行的投資銀行板塊將聚焦其最具競爭力的業務,主要包括債券融資、固定收益證券、財務顧問等。

三是大力壓降經營成本。截至2019年3月末,德意志銀行全球員工數9.1萬人,此次轉型德意志銀行將在全球裁員20%(約1.8萬人),于2022年之前將員工規模裁減至7.3萬人,涉及裁員人員均屬于投行相關業務,將創造2008年以來投行領域的最大規模裁員,預計共壓降成本約60億歐元。

四是加大科技與內控投入。德意志銀行將設立一個獨立的科技部門,負責優化全行IT基礎設施,并計劃于2022年之前投入130億歐元用于科技與創新,以驅動全行數字化經營和創新發展。與此同時,德意志銀行承諾于2022年之前投資40億歐元提升內控水平,并將通過合并風險、內控、反金融犯罪板塊來強化內控流程、提高內控效率。

五是強化資本管理。德意志銀行將設立資本釋放單元(Capital Release Unit,CRU),全權負責對2880億歐元的杠桿敞口及740億歐元風險加權資產進行縮減或處置,以期于2020年將杠桿率提升至4.5%,并于2022年提升至5%。其中,計劃縮減的2880億歐元杠桿敞口包含1700億歐元股票類和790億歐元固定收益類杠桿敞口;計劃縮減的740億歐元風險加權資產,包括380億歐元信用風險和市場風險加權資產以及360億歐元操作風險加權資產。


戰略轉型三大動因

深陷盈利頹勢、風險承擔過高、成本負擔過重是德意志銀行戰略轉型三大動因。

2015年以來,德意志銀行盈利頹勢難以扭轉,業務結構調整勢在必行。

在金融危機的沖擊下,德意志銀行的公司與投行(CIB)板塊下的自營交易業務遭受重創,導致德意志銀行2008年虧損38.35億歐元。危機后,盡管通過調整交易策略于2009年實現盈利快速反彈,但面對歐洲經濟持續下行、全球資本監管加碼、同業加速轉型等經營形勢,德意志銀行的盈利反彈并未持續。2012年以來,德意志銀行營業收入呈收縮趨勢,尤其是2015年巨虧約68億歐元,并連續3年虧損,經營轉型的緊迫性愈發增強。

一是公司與投行板塊營收貢獻逐年下滑,個人與商業銀行板塊營收相對穩定,且貢獻逐年上升。根據2018年年報劃分,此次戰略轉型前,德意志銀行主要有三大業務板塊,分別是公司與投行(CIB)、個人與商業銀行(PCB)、資產管理(AM)。公司與投行板塊是德意志銀行第一大營收支柱,營收貢獻度持續超過50%,但2016年以來該板塊營業收入連續3年負增長且營收貢獻度逐年下滑,2018年實現營收130.46億歐元,較2015年降幅達30.97%。個人與商業銀行板塊是德意志銀行第二大營收支柱,近年營收水平相對穩定,持續保持在100億歐元左右,且營收貢獻度持續上升,2018年達到40.12%,較2015年提升8.4個百分點。資產管理板塊對德意志銀行營收貢獻約9%左右,但近年營收持續負增長,2018年實現營收21.86億歐元,較2015年減少27.52%。公司與投行板塊、個人與商業銀行板塊的營收貢獻反向變動,促使德意志銀行此次大刀闊斧地實施業務結構調整。

二是股票銷售交易業務近年營收持續大幅負增長,拖累公司與投行板塊整體表現。德意志銀行的公司與投行板塊主要可分為銷售與交易(S&T)、全球交易銀行(GTB)、財務顧問(O&A)三類業務,2018年對公司與投行板塊營收貢獻度分別為56.09%、29.39%、14.83%。近年來,三類業務營收持續負增長,且營收貢獻最大的銷售與交易業務營收降幅最大,2018年、2017年營收降幅分別為15.7%、11.58%。具體來看,銷售與交易業務又分為股票銷售交易(S&T-Equity)、固定收益銷售交易(S&T-FIC)兩類業務,2018年對公司與投行板塊營收貢獻依次為15.00%、41.09%,其中,股票銷售交易業務是近年公司與投行板塊項下營收降幅最大業務(2016~2018年營收累計下降28.86%)。這表明,股票銷售交易作為公司與投行板塊項下營收最主要來源,卻成為盈利最大拖累,導致德意志銀行在此次戰略轉型中決定徹底退出股票銷售交易業務。

衍生品風險承擔過度,亟待強化風險收益平衡。

從衍生品規???,德意志銀行衍生品名義本金規模相比于自身資本規模過大。截至2018年末,德意志銀行持有的衍生品名義本金規模為43.5萬億歐元,與摩根大通、花旗和高盛持有規模相當。如果以股東權益為基準消除規模效應,2018年摩根大通、花旗、高盛和德意志銀行持有的衍生品名義本金分別是其自有資本的188倍、234倍、463倍和635倍。這表明德意志銀行的衍生品名義本金規模相比于自身資本規模遠大于同業。

從衍生品分布看,德意志銀行衍生品交易過度集中于利率衍生品。近年,德意志銀行衍生品交易持續超過80%集中于利率衍生品。2018年末,德意志銀行利率衍生品名義本金規模占比81.91%,該比重高于摩根大通(69.7%)、花旗(61.3%)、高盛(76.2%)。德意志銀行利率衍生品集中度較高的業務結構,風險分散程度較低,容易受到利率市場波動影響。

從衍生品凈市值看,權益衍生品呈現大額負凈市值。衍生品的凈市值可以用于衡量衍生品盈虧水平,近年利率衍生品和外匯衍生品持續保持可觀的正凈市值,是德意志銀行衍生品交易獲利的主要來源,而權益衍生品則持續為負凈市值。2018年,德意志銀行利率衍生品、外匯衍生品的凈市值分別為212.31億歐元、36.64億歐元,盈利表現遠優于其他衍生品交易,而權益衍生品凈市值-38.43億歐元,是衍生品中凈市值最低的。

多重成本負擔疊加,降本增效迫在眉睫。

一是信用評級下調,負債成本攀升。近年來,評級機構普遍下調德意志銀行信用評級(見表2)。信用評級下調勢必會造成市場信心下挫,并導致負債成本攀升。2016~2018年,盡管德意志銀行負債規模逐年減少,但利息支出卻逐年增加(3年利息支出依次為104.36億歐元、111.64億歐元、116.01億歐元)(見表3)。

二是監管罰單和法律訴訟重壓之下,成本負擔“雪上加霜”。金融危機后,全球各級監管機構針對金融機構不當行為的監管和處罰日益趨嚴。2015年以來,德意志銀行接連收到美國、英國等監管當局的高額罰單,罰款主要針對德意志銀行業務經營的違規操作,迄今為止罰金總額已超過100億美元。如表4所示,2015~2017年德意志銀行連續3年虧損較大程度受累于因違規經營產生的高額訴訟費與罰款。


相關啟示

總體來看,無論是盈利深陷頹勢,還是衍生品風險承擔過高,抑或是罰款、負債等成本攀升,這些迫使德意志銀行轉型的動因歸根結底還是源于其前期戰略方向誤判、投資并購盲目、業務策略激進、投行板塊過度擴張、合規風險意識薄弱。通過探究德意志銀行轉型動因和轉型方向,能給我們帶來一些有益的啟示。

夯實零售銀行戰略基石。近年來,隨著金融科技迅猛發展、居民消費不斷升級、客戶需求行為模式改變、互聯網金融跨界競爭加劇,各家商業銀行都在加力提速推進零售業務轉型發展,零售業務已成為銀行競爭突圍的新發力點。特別是在當前全球經濟增長乏力的形勢下,我國商業銀行需要充分認識零售業務抗周期性特征,堅持深化改革和創新驅動,持續發揮零售業務對銀行經營行穩致遠的“壓艙石”和“穩定器”作用。

持續提升資本管理水平。近年,德意志銀行風險加權資產增長過快消耗了大量資本,此次大力收縮投行業務,正是在資本約束下對高風險資產和高資本消耗業務的割舍。資本是銀行防范風險、吸收損失的重要防線,是銀行發展規模和展業邊界的剛性制約。為了確保安全經營、商業可持續,商業銀行既需積極探索新型資本工具和各類融資工具,拓寬外部融資渠道;同時也需牢固樹立資本剛性約束理念,優化經濟資本配置,大力發展輕資產輕資本型業務,努力降低資本消耗。

穩步推進綜合化經營。前期,德意志銀行為了擴張經營版圖,加大對全球證券、保險等機構并購力度,但整合并不成功。近年德意志銀行持續深陷經營困境表明,過于盲目、激進的擴張不僅沒有帶來盈利的提升,反而因全球多線作戰大傷元氣。此次,德意志銀行大幅削減投行業務并在全球裁員20%,體現了其對綜合化經營策略的調整。近年來,隨著客戶金融服務需求日益多元化、綜合化,商業銀行都在著力提升綜合化金融服務能力。與此同時,商業銀行還需堅持綜合化經營對銀行核心業務功能補充作用的戰略定位,量力而行,穩健發展。

加快推進數字化轉型。當前,隨著數字科技的快速發展與廣泛深度應用,金融業正面臨來自經濟面、行業面、市場面的革命性變化,金融科技已成為銀行轉型發展的新動能、戰略競爭的新高地。實施數字化轉型已普遍成為全球各大銀行增強市場競爭力、確??沙掷m發展的必由之路。我國商業銀行應積極推動數字科技在產品創新、客戶服務、風險控制、運營管理等方面的落地應用,加快打造數字化時代金融競爭中的核心競爭力。

守牢全球合規風險底線。反思德意志銀行經營困境,導致近年連續虧損的重要原因之一,正是在于合規風險帶來的多起大額監管處罰。金融危機后,全球金融監管形勢日益嚴峻,反洗錢、反恐怖融資、反逃稅等領域的監管合規要求不斷提升,銀行國際化發展所面臨的合規風險不容忽視,監管處罰對經營成果的侵蝕威力不容小覷。我國商業銀行在拓展境外機構布局的同時,應牢固樹立合規經營理念,堅守全球合規風險底線。

切實防范戰略風險。當前全球政治經濟局勢復雜多變,全球經濟“減能”回落,國內經濟“減速”提質,銀行經營發展面臨的不穩定、不確定因素日益增多,戰略風險日益加大。在這樣的經營形勢下,我國商業銀行需深刻認識戰略風險沖擊影響的特殊性,密切關注外部經營環境變化,加強對經濟金融新動向、國家重大戰略等重點領域的研究分析,準確把握政策走向、前瞻性預判市場走勢,動態調整風險偏好和投資策略,在有效防范風險的同時尋求業務發展機遇。 





上一篇:2019年人民幣外匯波動率變動分析
下一篇:區塊鏈與貨幣“去中心化”
當代金融家 2020年第1期 總第174期
出版時間:2020年01月14日
查看詳細內容
 
熱門排行
銀行業金融機構落實“盡職免責” 應...
新形勢下金融控股集團發展戰略思考
2019年人民幣外匯波動率變動分析
金融機構合規風險管理 及合規文化建...
推動中國再保險高質量發展 加強核保...
持續打造 中小型銀行風險合規管理核...
中小銀行突圍: 發展金融科技 加...
新形勢下保險資管機構的發展與定位
呂底亞王國的琥珀金幣——外國貨幣史...
銀行理財子公司的突圍、崛起與發展之道
体彩老11选5最新开奖信息 一分彩票计划软件下载 股票推荐每日一股(2020年1月22日) 七乐彩30选7走势图 江西快三购买平台 股票今天下跌的原因 秒秒彩的原理 新疆体育彩票11选5 浙江11选5奖金分配 创业板推出 最全杀肖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