穩定幣USDT的風險及其投資者權益保護

作者:鄧建鵬 中央財經大學法學院, 鈕楓詞 中央財經大學法學院 日期:2020-01-03 12:01:11

導讀

在穩定幣市場,USDT的影響最大。雖然當前市值僅約40億美元,但由于其以數字化形式表現,交易迅速,換手率極快,在高峰期一天成交額可達240億美元,對主流虛擬貨幣市場價格具有支配性影響。因此,其帶來的相關風險及投資者權益保護缺失等問題,特別值得中國監管機構重視,同時,涉及穩定幣的應對實踐,可為監管機構未來應對Libra帶來的可能沖擊事先提供借鑒。


正文

2019年6月,擁有全球最大用戶數的社交平臺Facebook通過下屬獨立公司Calibra,發布加密貨幣Libra項目白皮書,正式公布基于區塊鏈技術的全球數字加密穩定幣Libra發行計劃。消息一出,引起業內震動及各國金融監管機構高度關注?,F在分析穩定幣Libra的風險與監管實踐為時尚早,但是,諸如USDT(泰達幣)、GUSD(Gemini USD)等穩定幣自2014年以來已經先后問世。其中,根據《2019年上半年去中心化金融(DeFi)行業研究報告》,截至2019年6月30日,穩定幣市場流通總量為45.7億美元,其中,USDT為36.8億美元,占據了總份額的80.6%(參見http://www.qukuaiwang.com.cn/news/142904.html,訪問時間2019年8月3日)。

在穩定幣市場中,USDT的影響最大。雖然USDT當前市值僅約40億美元,但由于其以數字化形式表現,交易迅速,換手率極快,在高峰期一天成交額可達240億美元,對主流虛擬貨幣市場價格具有支配性影響。因此,其帶來的相關風險及投資者權益保護缺失等問題,特別值得中國監管機構重視,同時,涉及穩定幣的應對實踐,可為監管機構未來應對Libra帶來的可能沖擊事先提供借鑒。

Tether與紐約州檢方的管轄權之爭

穩定幣也即基于區塊鏈技術發行、市場價格保持相對穩定的虛擬貨幣,發行時,其聲稱通過和特定資產掛鉤,便利廣大投資者作為交易媒介,用以買賣其他虛擬貨幣,以解決比特幣等虛擬貨幣價格高波動性問題。

穩定幣USDT由Tether公司發行,其發行初始聲稱可與美元1:1兌換。然而,2019年7月30日,Tether公司及其關聯機構──虛擬貨幣交易所Bitfinex被美國紐約州總檢察長辦公室訴至紐約市南區法院,引起眾人關注。目前,法院的審理尚無實質性結果。而據DIAR發布的《中國特別研究報告數據》,中國投資者對USDT的持有占比超過60%,美國投資者的持有比例尚不足4.5%(參見https://www.8btc.com/article/454985,訪問時間:2019年8月3日)??梢奤SDT對中國投資人權益的影響最大,一旦USDT出現風險,損失最為慘重的必然是中國投資者。因此,雖然紐約市南區法院的審理尚無實質性結果,但Tether在與美國紐約州總檢察長辦公室交鋒中暴露出來的一些問題,卻非常值得中國有關部門深思。

縱觀紐約州總檢察長辦公室與Tether交鋒過程,管轄權問題是雙方爭議最大的問題。檢方認為,Bitfinex公司高層居住在紐約,并以紐約為中心進行虛擬貨幣交易,影響本州相關公民權益。而據調查得知,Bitfinex公司與Tether公司高管有重合,因此有管轄權。Tether則聲稱依據其服務條款不向紐約用戶提供服務,且實質上并未與紐約用戶交易USDT,所以,紐約州檢方沒有管轄權。Tether的注冊地不在美國境內,因此,紐約州檢方能否有證據證明Tether為紐約居民提供服務,是確定其有無管轄權的前提所在。


USDT持有者的權益問題

人無信不立,車無轅不行。細觀Tether公司成立之后的行為,常出現言行不一致的情況,疑云重重,主要有以下問題:

其一,賬戶不透明的風險。 USDT自發行之日起,Tether宣布1:1錨定美元,可是公眾一直對其是否有足夠的美元存款準備金表示懷疑。Tether至今僅僅公布了一家律師事務所而非專業會計師事務所寫的審計報告,證明其有足夠的準備金。究其實質,其賬戶狀態不透明,難以認定有嚴格的第三方審計證明其有足夠的準備金。且在2019年3月,Tether官網將其與美元1:1錨定的說法改成了由美元和等價物等準備金支持。在2019年4月底,Tether首席法務官Stuart Hoegner在一份供述中說明,Tether發行的全部USDT僅有74%可以獲得貨幣或等價物的支持。Tether朝令夕改的做法,難免讓人疑慮重重。

其二,挪用客戶資金的風險。 2019年4月,紐約州總檢察長辦公室認為Tether公司挪用8.5億美元給Bitfinex公司用于彌補虧損,Bitfinex公司聲稱,這只是在與第三方公司合作時出的意外。根據紐約總檢察長辦公室網站指控文件截圖,Tether和Bitfinex二者的首席執行官、首席財務官及首席法律顧問等5個重要人員在兩個公司擔任相同的職務,即兩家公司實質上是由一個管理團體操作。鑒于兩家公司高管高度重疊的關系,如果沒有證據證明,難免有挪用資金的嫌疑。

其三,缺乏有效監管的風險。 Tether及交易所Bitfinex注冊地分別在英屬維京群島和香港,不受美國金融體系監管。不過美國法律的域外管轄權具有“長臂管轄”的效果,即只要某一發生在外國的行為在本國境內產生了“效果”,則不管行為人是否具有本國國籍或住所,不論該行為是否符合行為人所在地法律,本國法庭即可就此種效果產生的訴訟后果行使管轄權。一方面,美國嚴厲的域外管轄權可能使Tether公司遭遇巨額罰款,連帶造成USDT持有人權益受到損害;另一方面,Tether缺乏有效監管,穩定幣持有人權益無法得到有效保護,同時可能未遵守所在國反洗錢、反恐怖融資、外匯管制等相關法律。管轄權問題是紐約州檢方與Tether當前的最大爭議。對中國USDT的持有者來說,一個不受監管的穩定幣發行機構,如同守在魚缸旁邊的貓,始終無法取信于公眾。

針對穩定幣的上述風險,同時參照2015年《國務院辦公廳關于加強金融消費者權益保護工作的指導意見》(以下簡稱《指導意見》),中國USDT持有者的權益主要面臨如下問題:

其一,財產安全權問題。 根據《指導意見》,金融機構應當審慎經營,采取嚴格的內控措施和科學的技術監控手段,嚴格區分機構自身資產與客戶資產,不得挪用、占用客戶資金。Tether及Bitfinex本質上是一家公司,存在關聯交易。二者作為穩定幣發行方和交易平臺本應注意其維護消費者財產安全的義務,但據上文所述,Tether有擅自挪用客戶資金的嫌疑,對中國USDT持有者的財產安全構成重大威脅。同時,Tether事后擅自更改穩定幣與美元1:1錨定的先前約定,存在不能兌付的風險,使持有者的財產安全權面臨被侵犯的可能。

其二,知情權問題。 根據《指導意見》,金融機構應當以通俗易懂的語言,及時、真實、準確、全面地向金融消費者披露可能影響其決策的信息,充分提示風險,不得發布夸大產品收益、掩飾產品風險等欺詐信息,不得做虛假或引人誤解的宣傳。在金融領域,公司信譽與企業信息的披露程度緊密相關,Tether一直存在“黑箱”操作嫌疑,財務狀況和交易情況缺乏透明度,中國USDT持有者在信息獲取上的弱勢地位可能會導致其受到欺詐風險。

其三,依法求償權問題。 根據《指導意見》,金融機構應當切實履行金融消費者投訴主體責任。沒有救濟的權利就如一紙空文。如若Tether損害了中國USDT持有者的權益,一方面,應當向監管機構投訴;另一方面,可向司法機關尋求救濟。但是,境外公司對中國公民權益有效保護存在較大障礙。


中國依法管轄的途徑和依據

如上文所述,USDT的美國持有者僅占4%,紐約州檢方卻為保護本州公民利益積極尋找管轄的可能性。USDT的中國持有者占比極大,一旦USDT“爆雷”,將嚴重損害中國投資者權益。因此,中國司法機關與監管機構應當積極尋找管轄依據,保護本國投資者合法權益。

立案偵查及刑事訴訟管轄的依據

首先,中國公安機關有立案權。 《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六條規定了屬地管轄原則。根據該原則,犯罪行為和犯罪結果有一項在中國境內的均可認為是在中國境內犯罪,中國享有管轄權。若Tether被認定涉嫌犯罪行為,如嚴重觸犯中國反洗錢、反恐怖融資、外匯管制等相關法律,或中國境內投資人權益受到嚴重侵害,當判定犯罪結果所在地在中國境內后,中國公安機關可依據屬地原則對相關案件立案偵查,按時移送相關司法機關對之提起公訴?!吨腥A人民共和國刑法》第八條規定了保護管轄的原則。根據該原則,若Tether涉嫌之罪符合三年以上有期徒刑,除非依據犯罪地法律不受處罰,則可追究其責任。因此,若Tether方被認定為存在犯罪行為,符合三年以上有期徒刑的刑期條件,且依據犯罪地法律應受處罰,則中國依據保護管轄原則享有管轄權。

更具體而言,關于公安機關針對境外涉及相關網絡犯罪立案問題,根據《關于辦理網絡犯罪案件適用刑事訴訟程序若干問題的意見》(公通字〔2014〕)的相關規定,只要穩定幣發行機構涉嫌犯罪行為,中國公安機關可以立案偵查,并移送司法機關。

其次,人民法院有管轄權。 根據《刑事訴訟法》第二十五條的規定,刑事案件由犯罪地人民法院管轄。若穩定幣發行機構涉嫌犯罪行為,其在中國的犯罪行為所在地或犯罪結果所在地相應法院均享有管轄權。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八十七條之二,“明知他人利用信息網絡實施犯罪,為其犯罪提供互聯網接入、服務器托管、網絡存儲、通訊傳輸等技術支持,或者提供廣告推廣、支付結算等幫助,情節嚴重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處或者單處罰金。單位犯前款罪的,對單位判處罰金,并對其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和其他直接責任人員,依照第一款的規定處罰?!狈€定幣發行機構若被認定為存在此類網絡犯罪的幫助犯行為,亦可依據上述法律規定給予制裁。

民事訴訟管轄及依據

中國涉外民事訴訟采用訴訟與法院所在地實際聯系原則。即凡是訴訟與中國法院所在地存在一定實際聯系的,中國人民法院均應有管轄權。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的解釋》(以下簡稱《解釋》)第五百二十二條的規定,Tether與Bitfinex注冊地不在中國境內,如Tether與中國USDT的持有者產生糾紛,屬于涉外案件,應受中國《民事訴訟法》及相關司法解釋所規制。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百六十五條的規定,“合同糾紛或者其他財產權益糾紛,對在中華人民共和國領域內沒有住所的被告提起的訴訟,如果合同在中華人民共和國領域內簽訂或者履行,或者訴訟標的物在中華人民共和國領域內,或者被告在中華人民共和國領域內有可供扣押的財產,或者被告在中華人民共和國領域內設有代表機構,可以由合同簽訂地、合同履行地、訴訟標的物所在地、可供扣押財產所在地、侵權行為地或者代表機構住所地人民法院管轄?!逼渲?,穩定幣發行機構擅自更改規則(如不再承諾1:1錨定美元),與其他股東進行重大利益輸送,進而侵犯穩定幣持有人權益,則可能構成侵權行為。再根據《解釋》第二十五條,信息網絡侵權行為可以由侵權行為地、被告住所地人民法院管轄。侵權行為地,包括侵權行為實施地、侵權結果發生地。信息網絡侵權行為實施地包括實施被訴侵權行為的計算機等信息設備所在地,侵權結果發生地包括被侵權人住所地。因此,投資人可向其所在地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訴訟。

另據《解釋》第二十條的規定,以信息網絡方式訂立的買賣合同,通過信息網絡交付標的的,以買受人住所地為合同履行地。Tether發布的白皮書曾聲稱為了維持USDT價值的穩定,準備了與USDT1:1的準備金,USDT持有者通過Tether官方網站就可以兌換同等價值的美元。如上文所述,自2019年以來其實質上并沒有足夠的準備金,中國用戶在用USDT兌換美元時,如若不能兌換到同等價值的美元,Tether則屬于違約行為。因此,可由中國購買USDT的客戶根據上述規定向相應法院起訴。

監管的途徑和依據

首先,根據2016年中國人民銀行發布的《中國人民銀行金融消費者權益保護實施辦法》(以下簡稱《辦法》)的通知,金融消費者是指購買、使用金融機構提供的金融產品和服務的自然人,其權益保護工作由中國人民銀行依法開展。穩定幣發行機構雖非中國“法定金融機構”,但是其發行的穩定幣事實上具有典型“外幣”屬性與金融屬性。因此,當前中國央行是最適合的行政監管機構。

其次,2017年中國人民銀行等七部委發布的《關于防范代幣發行融資風險的公告》(以下簡稱《公告》),“任何所謂的代幣融資交易平臺不得從事法定貨幣與代幣、‘虛擬貨幣’之間的兌換業務,不得買賣或作為中央對手方買賣代幣或‘虛擬貨幣’,不得為代幣或‘虛擬貨幣’提供定價、信息中介等服務?!敝袊咕硟群途惩馓摂M貨幣交易平臺向中國公民提供服務,Tether公司和Bitfinex的注冊地雖在國外,對中國公民提供交易USDT的服務,仍屬違反中國的上述監管政策的行為。同時,其發行的穩定幣亦具有代幣屬性,當受中國央行監管。

最后,2013年修正后的《消費者權益保護法》(以下簡稱《消法》)第二十八條要求,金融服務的提供者對消費者提示風險示警、安全注意事項等義務。第五十六條要求,“經營者損害消費者權益應予以處罰的,除承擔相應的民事責任外,其他有關法律、法規對處罰機關和處罰方式有規定的,依照法律、法規的規定執行;法律、法規未做規定的,由工商行政管理部門或者其他有關行政部門責令改正,可以根據情節單處或者并處警告、沒收違法所得、處以違法所得一倍以上十倍以下的罰款,沒有違法所得的,處以五十萬元以下的罰款;情節嚴重的,責令停業整頓、吊銷營業執照?!狈€定幣發行機構如有損害中國消費者權益的行為,行政監管機構可適當參照上述法律對其進行處罰。


對中國監管穩定幣之啟發

其一,針對穩定幣帶來的風險,中國監管機構及司法機構應要求Tether及關聯方Bitfinex信息披露。 當前,穩定幣的重大風險在于其財務狀況及交易情況不透明。根據《辦法》第十三條的規定,中國金融監管機構可要求穩定幣發行方參照上述要求,建立嚴格的信息披露制度,公開經營狀況和財務情況,披露大股東、控股股東及實際控制人的持股狀況。

其二,定期資金獨立審計報告。 Tether自成立起,缺乏獨立的第三方評定機構對其進行評定,嚴重影響穩定幣持有者權益。中國可要求其與央行對接數據,定期對財務狀況進行審計。

其三,與國際監管機構合作。 目前,中國證監會已經與60多個國家或地區建立了跨境監管與執法合作機制。Tether和Bitfinex注冊地均在國外,如Tether實施了危害中國USDT持有者的行為,中國雖有管轄權,但涉外取證、調查等對中國有限的行政司法資源是一種巨大的考驗。因此,積極開展與境外監管機構的合作,是協同打擊違法違規行為,保護消費者合法權益應有之義。對有損中國USDT持有者權益的行為,可探索聯合相關境外監管機構對Tether采取凍結賬戶等措施。

穩定幣是近四五年來出現的新事物,穩定幣的法律性質、發行機構的金融屬性、儲備金的托管等問題,當前在中國均缺乏法律法規的明確規定。雖然穩定幣由境外機構發行,其在中國流通并無法律或政策上的依據,但是,穩定幣立基于區塊鏈技術,具有很強的滲透性,事實上近年來其已經成為中國投資者買賣虛擬貨幣的最重要媒介手段。中國監管機構與司法機關在保護本國相關公民合法權益時,尚需更明確的依據。而中國政府境外監管與執法能力局限等因素,易助長一些境外機構進而無視中國法規,肆意侵犯中國公民權益。

自2019年6月美國互聯網巨頭Facebook宣布計劃推出Libra以來,穩定幣幾乎在一瞬間受到全球各國金融監管機構的重視和熱烈爭論。不管未來監管之路多么復雜,穩定幣已然行走在路上,并且很可能成為影響全球數字金融的重要基礎設施。綜此,中國相關機構未雨綢繆,加快穩定幣的研究與行業發展跟蹤,重視從投資者權益保護角度出發,探索境外穩定幣監管與治理機制的可行之道,方能有效推動中國金融科技健康發展與金融市場的穩定。





上一篇:商業銀行金融科技體系構建現狀與趨勢
下一篇:區塊鏈在金融領域的應用類別及發展前景
當代金融家 2020年第1期 總第174期
出版時間:2020年01月14日
查看詳細內容
 
熱門排行
銀行業金融機構落實“盡職免責” 應...
新形勢下金融控股集團發展戰略思考
2019年人民幣外匯波動率變動分析
金融機構合規風險管理 及合規文化建...
推動中國再保險高質量發展 加強核保...
持續打造 中小型銀行風險合規管理核...
中小銀行突圍: 發展金融科技 加...
新形勢下保險資管機構的發展與定位
呂底亞王國的琥珀金幣——外國貨幣史...
銀行理財子公司的突圍、崛起與發展之道
体彩老11选5最新开奖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