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行業金融機構落實“盡職免責” 應關注四大問題

作者: 日期:2019-08-27 15:03:43

作者 | 司佐峰 中國人民銀行唐山市中心支行 來源 | 《當代金融家》雜志2019年第8期

導讀
圍繞現有的人民銀行征信系統,建立健全小微企業經營信息和融資信息共享平臺,增加小微企業經營、融資信息的透明度,為信貸調查人員獲取小微企業信息提供便利,降低信息不對稱造成的風險。
 
正文
由于商業銀行對不良貸款的問責力度不斷加大,信貸人員對信貸風險較高的小微企業,大多存在“慎貸”“畏貸”心理。在此背景下,有關部門積極推進盡職免責制度有效落實,以保障小微企業信貸投放穩定增長,從而發揮金融在促進實體經濟提質增效方面的重要作用。
為了解“盡職免責”及相關制度的實施現狀及存在問題,筆者對河北轄內已完成2018年不良信貸追責程序的154家銀行業金融機構進行了調查。本次調查中,154家樣本銀行機構均落實了盡職免責制度,其中74家機構制定了本級實施細則,80家機構沿用上級機構或管理部門的盡職免責制度規定。調查結果顯示,樣本機構均在一定程度上落實了盡職免責制度,在小微信貸激勵機制方面取得一定實效。但由于在責任認定過程中,存在對“盡職免責”的判斷主觀性較強以及相關配套措施不夠完善等問題,以致“盡職免責”制度落實存在困難,小微企業貸款仍是問責高發區。
 
盡職免責制度建立與落實情況
能夠落實盡職免責制度,信貸業務人員保護得到加強。一是拓寬“盡職免責”適用范圍。如2018年工商銀行總行印發了《普惠領域信貸從業人員盡職免責管理辦法(2018年版)》,進一步拓寬適用范圍,將屬于銀保監會考核口徑的涉農、扶貧信貸業務也納入其中;農業銀行總行2018年以來大力發展普惠金融事業,專門制定了針對授信總額1000萬元及以下小微企業客戶的《中國農業銀行小額信貸業務盡職免責實施細則》。二是嚴格執行“盡職免責”制度。如光大銀行保定分行通過將盡職免責制度進行細化,共劃分有九類情形,如涉及之一,即可對普惠金融授信業務人員免除全部或部分責任,操作標準明確。本次調查顯示,樣本銀行主要對突發公共事件、自然災害、客戶意外事故等不可抗力導致的信貸風險給予免責。154家樣本機構對2018年不良貸款進行責任評議和認定,最終全部免責4972人次,占問責人數的52.31% ;部分免責1424人次,占問責人數的14.98%。
建立小微信貸激勵機制,不良貸款容忍度實行彈性化管理。調查顯示,在154家樣本機構中作為盡職免責制度的配套措施,共42家銀行業金融機構建立了小微信貸激勵機制。在這項工作中,地方法人銀行業金融機構創新活力明顯高于大型國有及股份制銀行業金融機構。如承德銀行配套出臺《承德銀行小微貸款不良率容忍度管理辦法》,對不良貸款容忍度實施彈性化管理,結合實際情況對造成不良的小微貸款給予一定比例的容忍度;阜城農商銀行自2017年7月以來,對小微貸款的不良容忍度從普通貸款的3%提高到3.5%。
 
小微企業貸款仍是問責重災區
小微企業貸款余額增長較慢
通過對154家樣本銀行調查發現,2018年小微企業貸款余額的同比增長為7.83%,低于各項貸款約1個百分點,小微企業貸款增長速度較慢,這從側面反映出,雖然政府出臺了多項措施支持銀行加大對小微企業的支持力度,貸款增長并不明顯,銀行還是存在一定的“慎貸”“畏貸”現象。
 
小微企業不良貸款責任人增長過快
調查發現,2018年小微企業不良貸款余額同比增長40.13%,稍高于各項不良貸款同比增長率3.58個百分點,這是由于小微企業較大中企業經營風險大、缺乏抵押物等原因造成的不良貸款合理增長。但是與此不相稱的是,小微企業不良貸款責任人數同比增長14.87%,遠遠高于各項不良信貸責任人數同比增長率,是各項不良信貸責任人數同比增長率的3.76倍。這反映出小微企業貸款既是不良貸款的高發區,更是不良責任人產生的高發區。
 
小微企業不良貸款免責人員比例低,成問責重災區
通過對154家樣本銀行調查發現,小微企業的不良貸款責任人免責比率仍然較低,小微企業不良貸款涉及責任人2819人,免責(包含部分免責)人數1313人,免責比率為46.54%;與此同時,各項不良貸款涉及責任人9504人,免責人數6396人,免責比率為67.30%,遠高于小微企業免責比率。
 
盡職免責制度落實存在的困難
難以準確界定是否盡職
客觀上,信貸人員責任涉及貸款調查、審查、審批、發放、檢查等多個環節而且責任認定也缺乏量化標準,難以準確界定是否盡職,此外責任追究在時間上都是滯后的,往往時間久遠,信貸人員已發生多次變動。主觀上,“盡職免責”的認定主要在當事銀行,容易出現標準不統一、認定不清晰、尺度時松時緊等情況,很難說清是否盡責,金融機構執行起來差異很大。
 
銀行恐懼風險,免責制度流于形式
一是由于小微企業經營風險大、抵押物缺乏等原因,確實是不良貸款的高發領域,若收益不能覆蓋風險,銀行作為經濟主體,自然有趨利避害的考慮,同時對于無法界定信貸人員是否盡職的情況,銀行為了加大對信貸違規的震懾,一般會傾向從嚴處罰,也就造成了信貸人員的“懶惰”現象。二是免責之后,清收處置不良資產也存在困難,小微貸款往往金額小,數量多,清收成本較高,加之司法追償亦是耗時費力,所以落實“盡職免責”的要求,銀行存有抵觸心理,使得盡職免責制度執行缺乏動力。
 
配套措施及評價機制不完善
“盡職免責”制度是否有效落實,一是靠銀行機構的主觀推行力度,二是靠相關配套制度的建立,只有放貸過程中各個環節責任清晰,人員職責明確才能落實好。調查顯示,部分銀行業金融機構放貸流程中各業務環節銜接不夠緊密,崗位間相互監督約束的機制安排不夠合理,不良貸款一旦進入問責程序,信貸人員難以用制度化的業務流程為自己提供減責依據,加之信貸人員相對當事銀行往往處于弱勢一方,多數銀行在不良貸款責任認定過程中會加大處罰力度。
 
現有政策條文存在一定沖突
根據財政部《金融企業呆賬核銷管理辦法(2013)修訂版》規定,“每核銷一筆呆賬,應查明呆賬形成的原因,對確系主觀原因形成損失的,應在呆賬核銷后一年內完成責任認定和對責任人的追究(包括處理)工作……”,而銀監會(現為銀保監會)《關于進一步加強商業銀行小微企業授信盡職免責工作的通知》(銀監發﹝2016)56號)規定,“無確切證據證明工作人員未按照標準化操作流程完成相關操作或未勤勉盡職的”為免責情形之一。兩個管理規定存在一定沖突,銀行往往按照較嚴格的規定進行管理。例如,建行邯鄲分行近三年小微不良貸款涉及責任人共計199人,均為全部責任。
 
對策建議
完善已有相關制度,避免政策沖突,出臺更為明確的標準化模板,建立健全行業統一的盡職免責操作細則,明確崗位職責和責任邊界,避免信貸責任真空和職能交叉,讓各業務環節盡職標準制度化、規范化,讓盡職免責實施有章可循。
圍繞現有的人民銀行征信系統,建立健全小微企業經營信息和融資信息共享平臺,增加小微企業經營、融資信息的透明度,為信貸調查人員獲取小微企業信息提供便利,降低信息不對稱造成的風險。
建立健全盡職免責保證制度,如組建金融機構不良貸款責任認定第三方仲裁機構,使基層金融機構信貸人員在遭受信貸追責時申訴有門。
加強崗位管理和盡職文化塑造,應樹立銀行的職業道德規范和企業價值準則,引導相關人員形成盡職免責、失職追責的政策預期,為銀行機構落實盡職免責提供道德準則。





上一篇:商業銀行PPP模式下 項目融資綜合風險分析
下一篇:中美貿易摩擦環境下 對內陸地區出口行業影響
當代金融家 2020年第1期 總第174期
出版時間:2020年01月14日
查看詳細內容
 
熱門排行
銀行業金融機構落實“盡職免責” 應...
新形勢下金融控股集團發展戰略思考
2019年人民幣外匯波動率變動分析
金融機構合規風險管理 及合規文化建...
推動中國再保險高質量發展 加強核保...
持續打造 中小型銀行風險合規管理核...
中小銀行突圍: 發展金融科技 加...
新形勢下保險資管機構的發展與定位
呂底亞王國的琥珀金幣——外國貨幣史...
銀行理財子公司的突圍、崛起與發展之道
体彩老11选5最新开奖信息 拜仁主力阵容图 推倒胡麻将技巧顺口 … 特三肖三码 财神捕鱼棋牌 北京pk拾直播开奖结果 江苏省7位数开奖结 今日股市行情k线图 欢乐斗牛棋牌下载 2012中超 下载贵阳微乐捉鸡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