證券行業:櫛風沐雨,砥礪前行

作者:歐陽昌瓊 日期:2017-06-27 11:58:40

導讀國際投行能做什么?中國的證券公司又能做什么?是近年證券行業改革創新的努力探索。十三五是我國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決勝時期,也是各項

導讀
 
國際投行能做什么?中國的證券公司又能做什么?是近年證券行業改革創新的努力探索。“十三五”是我國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決勝時期,也是各項改革的攻堅階段;“一帶一路”的宏大框架將推動國際國內的大開放大開發,進而推動實現“兩個一百年”的奮斗目標。證券行業又一次站在歷史的新起點。如何切實擔負起服務實體經濟發展、服務國家戰略的歷史使命,不忘初心,繼續前行,值得整個行業深思。


正文

 
我國證券行業伴隨著資本市場的風風雨雨走過了近30年的發展歷程。“十二五”期間,特別是黨的十八大以來,在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堅強領導下,面對錯綜復雜的國際環境和艱巨繁重的國內改革發展任務,銳意進取,攻堅克難,各項改革深入推進,經濟持續較快增長,GDP年均增長7.8%,經濟總量穩居世界第二位。得益于經濟較快增長,受惠于改革開放紅利,我國證券行業步入創新發展階段,也保持了較快發展。2015年,盡管經歷了股市異常波動,但行業總體運行平穩,未發生重大風險事故,走出了歷史上“一場股災消滅一批證券公司”的宿命,并且在發展中呈現出可喜的新變化,取得了較大的新成績。

 
 
資產規模不斷壯大  資本實力顯著增強
 
伴隨著經濟發展的需要和行政審批制度的改革,近幾年,證券公司的隊伍不斷發展壯大,截至2016年底,我國證券公司數量達到129家,比2011年新增了20家;證券營業部達到9385家,五年間新增4388家。證券公司為了滿足不斷增長的業務需求和應對各方面風險的需要,通過各種渠道增資擴股,增強資本實力,也有不少證券公司通過IPO上市利用資本市場發展壯大(見表1)。截至2016年底,129家證券公司總資產5.79萬億元,是2011年底的3.7倍;凈資產1.64萬億元,是2011年底的2.6倍(見表2)。剛剛經歷過股市異常波動的2016年,盡管出現了大幅度的收入下滑,盈利縮水,但與五年前相比,依然能夠看見行業進步的幅度。2016年全年,證券行業實現營業收入3280億元,是2011年度的2.4倍;實現凈利潤1234億元,是2011年度的3.2倍(見表3)。相當于用五年時間再造了兩個證券行業。

在規模擴張的同時,資產質量明顯提高。證券公司總體上財務穩健,資產質量較好,財務報表的規范性、財務信息的透明度相比于綜合治理前,更是有了質的飛躍。2011年以來注冊會計師對證券公司出具的“標準無保留意見”的審計報告,每年都在98%以上。







用近年來我國證券業“全行業”的總資產與國際投行的“一家”資產進行比較(見圖1),可以發現:2011年底,我國證券公司全行業總資產還不到高盛集團的三分之一,全行業凈利潤與摩根士丹利一家公司相當;但按相同比較口徑,截至2016年底,我國證券行業總資產已相當于高盛集團的總資產,凈利潤已提升至摩根士丹利公司的3倍左右。在規模增長的同時,我國上市證券公司的市值也悄然躋身全球排名之列。根據2016年12月31日收盤價,總市值全球排名前十位的投資銀行中,我國證券公司占有五席(見圖1)。這在五年前還是不敢追求的夢想。誠然,我國證券公司與國際一流投行的差距依然巨大,但可喜的是,這種差距不是在日益擴大,而是在追趕中慢慢縮小。




 
 
收入結構日趨優化  盈利模式轉型升級
 
隨著行政審批制度改革的深化,監管部門穩步落實簡政放權,監管方式也從事前審批為主、逐步轉變為加強事中事后監管,證券公司的業務范圍逐步擴大。在持續拓展傳統業務的廣度和深度的同時,積極推進業務創新和產品創新,這些變化使得證券公司的收入結構逐步優化,盈利模式的轉型升級初見成效。長期以來,經紀、投行、自營是證券公司主業“老三樣”。經紀業務傭金多寡、股票發行數量和節奏、自營投資盈虧都與二級市場股市行情息息相關。近幾年來的改革創新正在打破經紀業務占據“大半壁江山”的格局和證券行業“靠天吃飯”的局面(見圖2、圖3)。






一是經紀業務營收占比明顯降低。過去經紀業務一直是證券行業最主要的收入來源,由于收入結構單一,導致行業盈利水平隨市場行情起伏而大幅波動。2011年,證券行業經紀業務營業收入占到證券公司總收入的50.55%,到2016年,這一比例已大幅下降至32.1%。與此同時,證券公司積極推動傳統經紀業務向現代財富管理轉型,除了代銷銀行、信托、保險的金融理財產品外,還通過營業部輕型化、加速與互聯網尤其是移動互聯網的深度融合,向客戶提供非現場開戶、網上交易和在線投顧等服務來擴大服務半徑,改善客戶體驗,降低營業成本。


二是投資銀行業務穩步增長。隨著近年來多層次資本市場建設的推進,全國中小企業股份轉讓系統和區域性股權市場快速發展,使得證券公司承銷業務品種不斷豐富。優先股、中小企業私募債、銀行間市場債券、非金融企業資產支持票據、企業資產支持證券、雙創債、綠色債、新三板主辦等產品和服務,不僅豐富了投行業務的產品線,也使證券行業承銷業務規模和收入保持了穩步增長。2016年全行業證券承銷收入520億元,是2011年的2.4倍;財務顧問業務凈收入164億元,是2011年的6.3倍。


三是資產管理業務呈爆炸式增長。2012年證券公司資產管理業務相關監管規定頒布,資管產品發行實行備案制、投資范圍進一步擴大、產品設計靈活度進一步提高,資管產品日漸多元化,產品體系不斷豐富,管理資產的規模大幅增長。截至2016年底,證券公司受托管理資金余額17.82萬億元(2016年數據為證券業協會統計的未經審計數據),是2011年底的63倍。證券公司2016年共實現資產管理業務凈收入296.46億元,是2011年的12.4倍,資產業務營收占比亦從2011年的1.75%大幅提升至9.04%(見表4)。





客觀而言,一個行業的快速膨脹難免泥沙俱下,高杠桿、多層嵌套的復雜產品隱藏著不少風險因素。因而隨著監管標準逐漸向統一規范發展,占券商資管業務80%以上的通道業務,也會因套利空間的壓縮而大幅度縮減。


四是創新類業務快速成長。自2012年證券行業推動創新發展以來,融資融券、轉融通、股票質押式回購、約定式購回、非上市公司股權質押融資等非傳統業務的紛紛開展,在拓寬證券公司收入來源的同時,也驅動證券公司由傳統證券經紀商或承銷商向多元化綜合性金融服務商轉變。創新業務發展成為助推證券行業收入結構優化和盈利模式轉型升級的主要動力。


 
 
信息技術建設不斷加強  互聯網得到廣泛運用
 
近年來,隨著證券市場的快速發展和交易量的大幅增加,為了更好地服務客戶,維護系統穩定安全,證券公司在監管部門的指導下,強化了信息技術(IT)規劃、IT治理,不斷加大人力、物力投入。根據證券業協會的調查,證券公司IT總投入近年來不斷增加,2015年更是比2014年大幅增加51%(見圖3)。在人員配備方面,絕大部分公司配備了超過公司總人數6%的IT人員,少數證券公司IT人員數量達到公司總人數的10%。一遇股市擴容便“死機”、一遇大行情就“中斷”的歷史已經一去不復返了。





而隨著互聯網金融方興未艾,證券公司普遍加快在互聯網證券業務方面的布局,通過自建或與第三方互聯網公司合作共建等方式,打造特色化、綜合性、一站式金融服務平臺,證券行業駛入網絡服務快車道。技術創新支持了業務創新,降低了邊際服務成本,拓寬了服務廣度和深度。證券業務與互聯網的融合不斷深化,通過非現場開戶、網上交易、線上智能投顧、賬戶體系優化以及組織構架調整,積極整合線上、線下資源。例如,依托移動端App和微信服務平臺進一步改善客戶體驗、增強客戶黏度。


此外,人工智能、機器學習、量化交易、生物識別以及區塊鏈等新技術的應用也開始在證券業務領域初步探索。證券業協會專項調研數據顯示,目前絕大多數證券公司網絡開戶占比超過九成,部分證券公司互聯網平臺傭金收入占比已超過一半;在移動終端App方面,亦從早期純粹“傭金戰”轉向特色化服務和差異化競爭,一些綜合實力較強的證券公司也借此向客戶提供更多元化的綜合性金融服務。


 
 
現代投資銀行功能初步確立
 
國際投行能做什么?中國證券公司又能做什么?是證券從業者的長期思索,也是近年證券行業改革創新的努力探索。近年來,證券行業在深耕傳統業務的同時,不斷拓展銷售交易、投資融資、資產托管等投資銀行基礎功能,努力為進一步建設現代投資銀行奠定基礎。


一是交易功能不斷完善。隨著全國中小企業股份轉讓系統(新三板市場)、區域性股權交易市場和柜臺交易系統的建立,證券公司的交易功能得到進一步加強。新三板市場引入做市商制度,賦予證券公司在市場中更多定價權,對提高市場流動性發揮了積極作用。各類資管計劃、理財產品等金融產品的銷售,不僅提升了證券公司在不同市場的業務技能,也為投資業務以及資產管理業務帶來了更大的發展空間。


二是融資功能得到大幅提升。約定購回、股票質押、融資融券等創新業務為企業和投資者提供了更為多元的、有別于商業銀行傳統信貸的融資方式,提高了市場的靈活性和融資的便利性。


三是托管功能基本實現。在場內市場嚴格執行銀行三方存管制度的前提下,證券公司積極利用場外市場拓展托管功能,在新三板市場、區域性股權交易市場以及柜臺市場交易中逐步實現了托管功能。2014年以來,證券公司開始為公募基金中的股票型基金提供托管服務。截至2016年底,954家公募股票型基金中,有96家托管于證券公司,托管家數占比達到10%,托管股票型基金總額占比達5.55%(見表5)。


四是支付功能開始在少數證券公司中試點。




 
 
國際化進程加快步伐
 
隨著我國開放型新經濟體制的加快構建和人民幣國際化的有序推進,為適應資本市場對外開放的新態勢,近幾年我國證券公司國際化業務發展取得了明顯進展。


一是海外分支機構建設提速。鑒于我國香港地區(以下簡稱“香港”)的特殊地理位置和國際金融中心的地位,2006年以來,中國內地(以下簡稱“內地”)的證券公司陸續開始在香港設立子公司,海外分支機構主要集中于香港。2013年以后,有廣發證券、海通證券、中信證券、東吳證券、招商證券、國泰君安證券等公司先后通過設立或收購進入日本、韓國、新加坡、英國、葡萄牙、法國、加拿大、美國等國家,形成了以中國香港地區為橋頭堡、輻射亞太、邁向歐美的海外分支機構格局。


二是海外業務比例持續提升。以內地證券公司在香港地區的業務為例,截至2015年,內地證券公司來自香港地區的營業收入和凈利潤,分別占母公司比重為9.71%、6.01%。較早開展境外業務的中信證券和海通證券,2016年海外收入占比分別達到21%和14%,而2011年這兩家公司海外收入占比分別只有2%和9%。在2015年香港IPO市場中,融資額前50位中有17家中資證券公司,合計市場份額占26.44%;在2015年香港并購業務中,交易金額前50位中有11家中資證券公司,合計市場份額達9.64%。


三是國際化業務范圍不斷擴展。近年來,中資證券公司國際化業務范圍正加快擴展,業務日益多元化。投行業務占國際業務的比重持續提升,資產管理業務增長迅速(見表6)。以香港地區的業務為例,2009?2015年,香港上市中資證券公司承銷保薦收入年均復合增長率達39.52%,資產管理業務年均復合增長率達30.48%。此外,QDII、RQFII業務,海外并購及財務顧問業務、跨境債券承銷等業務也得到一定發展。




 
 
服務實體經濟取得新成效
 
近年來,多層次資本市場建設駛入快車道,為證券公司向不同規模、不同類型、不同成長階段的企業提供差異化的金融服務創造了良好的市場環境,證券公司服務實體經濟的能力得到加強。在股權融資方面,2011?2016年,證券公司為1013家上市公司完成首次公開發行(IPO),募集金額7585億元,實現再融資募集金額達5.24萬億元,六年間股票融資總額達6萬億元(見表7)。在債券融資方面,2011?2016年,交易所市場公司債發行總額4.53萬億元,其中私募債2.13萬億元,公司債占全部債券市場的份額從2011年的1.65%提升至2016年的7.65%(見表8)。在新三板市場,截至2016年底,全國中小企業股份轉讓系統掛牌企業數量已突破1萬家,總市值超過4萬億元(見表9),證券公司作為掛牌推薦和持續督導的主辦券商,對推動中小企業建立健全現代企業制度、緩解“融資難、融資貴”困境、支持小微企業和創業創新型企業發展發揮了重要作用。


為推動供給側結構性改革,證券公司除了擔任并購重組的財務顧問之外,還通過并購基金、產業基金、另類投資等形式支持并購重組和產業升級。證券公司作為資本市場的重要參與者,在擴大直接融資比重、服務實體經濟、助推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和促進經濟社會發展方面的地位和作用在不斷提升。






 
 
站在歷史的新起點
 
回望過去,我國證券行業在發生新的變化、取得新的成績的同時,還存在諸多問題和教訓:創新的盲目、合規風控的缺失、混業經營的亂象、國際業務的尷尬等,需要全面評估、認真總結、深刻反思。要在總結中積累寶貴經驗,在反思中汲取深刻教訓,以正視存在的問題,認清自身的規律,明確未來的方向。


展望未來,我國證券行業正面臨歷史性的發展機遇。“十三五”是我國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決勝時期,也是各項改革的攻堅階段;“一帶一路”的宏大框架將推動國際國內的大開放大開發,進而推動實現“兩個一百年”的奮斗目標。


證券行業又一次站在歷史的新起點,要擔負起服務實體經濟發展、服務國家戰略的歷史使命,不忘初心,繼續前行。

 





上一篇:創新打造現代化保險交易市場
下一篇:數字加密代幣 ICO 及其監管研究

相關文章

當代金融家 2020年第1期 總第174期
出版時間:2020年01月14日
查看詳細內容
 
熱門排行
銀行業金融機構落實“盡職免責” 應...
新形勢下金融控股集團發展戰略思考
2019年人民幣外匯波動率變動分析
金融機構合規風險管理 及合規文化建...
推動中國再保險高質量發展 加強核保...
持續打造 中小型銀行風險合規管理核...
中小銀行突圍: 發展金融科技 加...
新形勢下保險資管機構的發展與定位
呂底亞王國的琥珀金幣——外國貨幣史...
銀行理財子公司的突圍、崛起與發展之道
体彩老11选5最新开奖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