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院深度干貨|交叉金融風險及監管革新方向

作者:曾剛 日期:2016-02-17 16:14:01

盡管目前看,資本市場波動未對銀行造成實質性的影響,但是這類業務繼續發展以及規模失控可能造成的巨大潛在風險卻不能忽視。

▲ 實踐中,各類機構在資管業務鏈上的合作也在不斷加深——比如,2014年以來隨著股市上漲而迅速發展的配資業務,就是商業銀行、信托公司以及證券公司利用資管產品進行的一種創新

 
盡管目前看,資本市場波動未對銀行造成實質性的影響,但是這類業務繼續發展以及規模失控可能造成的巨大潛在風險卻不能忽視。 

 

 
 
 

最近幾年以來,隨著金融市場化改革進程加快,金融市場競爭日趨激烈,不同機構間的交叉、融合不斷加深,業務、產品創新不斷涌現。這種交叉、融合的趨勢,有效地打破了金融市場的分割,成為推動我國利率市場化的重要力量。不過,在提高金融效率、創造新盈利空間的同時, 金融風險的交叉和傳遞也變得日益復雜。2013年的“錢荒”和2015年的“股災”,都算是這類風險的體現。從趨勢來看,金融業務交叉、融合的趨勢在未來一段時間仍將繼續,如何更好地認識和管理跨市場金融風險,由此也成為金融監管改革的難點和重點。

 

  
 
何謂交叉風險
 

 

所謂“交叉”或“跨市場”,指的是金融機構(或經濟主體)在不同金融市場之間的金融活動,是金融機構為了應對金融市場化環境突破分業經營約束、提高效率,通過各種交叉性金融工具或變換經營的組織形式,在多個金融子市場中進行各種金融活動。而交叉金融風險,也就是上述這些交叉(跨市場)金融所導致的不確定性。

 

具體來講,可以將交叉金融(跨市場)金融活動劃分為兩個層次,一是金融機構以業務和產品為載體,跨越貨幣、資本等多個金融市場的子市場;二是金融機構通過獲取多種金融牌照,同時從事銀行業、證券業和保險業,通過跨市場的機構主體來打通資本、貨幣市場以及保險市場。過去幾年中,兩類交叉(跨市場)金融活動都得到了迅速的發展。特別地,由于跨市場牌照獲取難度相對較大,中小型金融機構往往難以介入,因此,利用業務、產品創新來實現跨市場交易是目前的主流模式,也是交叉風險所應關注的主要方面。

 

產品層面交叉主要集中在所謂的“大資管”業務領域。過去幾年中,隨著利率市場化的不斷深入和金融監管放松,各類機構都加大了資管業務的發展力度,相關產品規模迅速擴張。不同類型的金融機構在資產管理領域既有競爭、也有合作,在資金來源、使用方面的融合程度迅速加深。根據統計,截止到2105年6月末,我國資產管理行業的總規模已達到71.13萬億,增長速度遠遠快于其他金融產品(預計2015年仍將維持高速增長)。其中,銀行理財規模最大,2015年6月末為18.37萬億(預計2015年將超過20萬億),而券商資管和基金子公司業務增長最為迅速。

 

之所以說資產管理行業是交叉(跨市場)業務的主要領域,原因有兩方面:一是不同類型機構的資管產品本質屬性近似,在目標客戶、資金來源以及資金投向上諸多交疊;二是各類機構所受監管不同,自身專業優勢各異,實踐中,各類機構在資管業務鏈上的合作也在不斷加深——比如,2014年以來隨著股市上漲而迅速發展的配資業務,就是商業銀行、信托公司以及證券公司利用資管產品進行的一種創新。除此之外,在股權激勵、杠桿收購以及定向增發等證券市場交易中,也大量存在銀行理財資金的身影。不同類型機構資管產品之間的交易,成為溝通銀行資金和資本市場的重要橋梁。

 

  
 
金融體系面臨的潛在風險
 

 

應該說,交叉(跨市場)業務的迅速擴張有其客觀必然性,其推動了我國利率市場化改革的深入,提高了金融體系資金配置的效率。但也必須看到,在監管體系不完備的情況下,交叉(跨市場業務)的過度發展也會給金融體系帶來潛在風險。

 

一是容易導致局部市場泡沫。交叉(跨市場)業務消除了不同市場的分割,有助于提高資金的配置效率,但這也降低了某些金融市場(尤其是高風險的權益市場)的準入門檻。流動性充裕的情況下,交叉金融業務的過度發展,極有可能使巨額資金在局部市場快速集聚,加劇其泡沫化程度,并造成巨大危害。2015年股市的劇烈波動與跨市場資管產品的繁榮有著很大的關系。

 

二是加大系統性風險。本質上說交叉(跨市場)險是一種傳導風險。各種金融機構在追求規模經濟和范圍經濟、不斷突破分業經營限制而相互融合的過程中,由于加強了在資本、資金、產品等方面的聯系,很容易將某個市場或行業的風險傳導到其他市場和行業。這種風險的影響不僅僅局限在某一市場或行業中,而是通過股權控制、資金交易等紐帶,將單個行業、單個市場的風險滲透到金融市場的各個子市場。與傳統的金融風險,如信用風險、操作風險以及市場風險不同,對交叉業務風險的關注更多地在于其加速了上述這些金融風險外溢的速度,并擴大了金融風險外溢的范圍,這些都意味著系統性風險的上升。

 

三是使流動性風險更加突出。作為推動利率市場化的重要力量,交叉(跨市場)業務發展在本質上是基于金融市場的業務創新。而且,為確保一定的收益水平,跨市場產品或多或少地都具有“資金池”的特征,資金來源與使用間存在期限錯配。在規模較小時,這種期限錯配可能不是嚴重的問題,但當產品規模積累到程度,錯配所造成的資金缺口一旦不能金融市場上得到滿足,就會引發流動性風險。2013年6月的“錢荒”,在一定程度上便是此類流動性風險的極端體現。

 

四是削弱了微觀審慎監管的效力。交叉(跨市場)業務中,有一部分與監管套利活動有關。比如,早期為了規避存貸比和合意貸款規模限制,銀行先后與信托、證券以及基金子公司進行通道合作,形成了一輪交叉(跨市場)業務發展的浪潮。最近兩年以來,隨著內外部環境變化,利用交叉(跨市場)業務繞貸款規模的現象明顯減少,但利用與其他金融機構的交易來提高資本充足率,降低不良資產率以及拓展銀行資金運用范圍(如借道其他金融機構進入股市)等等,成為新的發展方向。不管形式如何,分業監管體系下,不同監管主體對相似業務的監管標準不同,為監管套利類的交叉(跨市場)業務提供了長期的動力,反過來講,這些業務的發展也削弱了微觀審慎監管,尤其是銀行業監管的有效性。相當數量的風險未被合理計算并納入監管。

 

  
 
政策建議
 

 

總體判斷,交叉(跨市場)金融業務的發展,是適應利率市場化和金融脫媒環境的必然產物,也是金融業綜合化經營(混業經營)趨勢的具體表現。從未來看,這一趨勢還有深化發展的跡象。在監管體系以及金融機構自身管理能力尚不完善的情況下,交叉型業務過快發展也隱含著巨大的風險,“錢荒”和“股災”也充分說明了這一點。

 

基于上述判斷,我們認為對交叉風險的監管已迫在眉睫,這種監管的目標,不是要限制交叉業務和產品創新,而是要適應交叉風險的發展趨勢及其風險特征,優化現有的監管架構,以盡可能低在推動利率市場化改革繼續深入的同時,守住不爆發區域性、系統性風險的底線。從根本上講,針對金融市場化改革不斷推進,不同金融領域交叉明顯加大的情況,應適時調整和優化現有的分業監管架構。長期內,或可考慮“混業經營、混業監管”的改革方向,形成統一的監管體系。在短期內,則可考慮如下的優化措施:

 

一是建立針對交叉(跨市場)業務的統計體系。盡快建立由具體部門牽頭的統計體系,以及時、全面了解跨市場交易的規模以及資金流向,同時強化不同監管部門之間的決策協調機制,在出現異常情況時能適時進行干預。

 

二是統一監管規則。目前來看,在各類機構均大力發展的資產管理行業,不同類型資管機構的監管環境存在較大差異,這也是引發監管套利的重要原因。在 “分業經營”規則不變的情況下,建議不同監管機構協調改革路徑,推動各類機構的資管部門向專業化子公司方向發展。在此基礎上,將資產管理公司的監管統一到同一個監管機構,或制定基本相同的監管規則。

 

三是加大對重點業務的監管力度。在眾多交叉業務中,尤其需要關注的是銀行資金與資本市場的交叉。這種主要因為銀行風險具有較大的外部性,一旦被資本市場的波動所傳染,容易引發系統性危機。也正是基于這種邏輯。大蕭條之后,美國在1933年通過的《格拉斯-斯蒂格爾法案》禁止商業銀行從事投資銀行業務。也是基于同樣的邏輯,2008年金融危機之后,沃爾克規則再次提出要限制商業銀行的權益類投資業務。在我國,政策對銀行資金進入股市一直都有著嚴格的限制。但在實踐中,尤其是在資本市場上漲時期,銀行資金利用各種渠道進入股市的情況并不少見。2014年以來,銀行資金通過傘型信托、上市公司定增配資以及受托管理等交叉(跨市場)業務進入股市的規模迅速擴張,是造成股票市場劇烈波動的重要原因。

 

盡管目前看,資本市場波動未對銀行造成實質性的影響,但是這類業務繼續發展以及規模失控可能造成的巨大潛在風險卻不能忽視。建議相關部門加強在此類產品監管上的協調、配合,共同制定相關政策、法規,共同監督執行。其中,銀行監管部門側重資金“源頭”的監管,嚴控與資本市場相關的產品和業務規模,更嚴格地把握信貸資金的發放標準和流向監管,降低挪用信貸資金的可能性。證券市場監管部門則應側重于“流向”的監管,對資金總量的異常變化及其流向,應進行全面監控,并及時向相關部門進行通報。

 

四是加強對宏觀審慎的關注,維護金融穩定。交叉(跨市場)業務的風險傳染導致系統性風險明顯上升,對此,有必要加強宏觀審慎管理以維護金融體系的穩定。在目前分業監管的體制下,應進一步明確宏觀審慎管理職能的邊界和歸屬,賦予宏觀審慎管理部門在跨市場、交叉性金融風險的監管職責與手段,同時可以考慮賦予其對金融控股公司監管職責。這樣一來,可以形成在統一系統性風險監管下,各專業監管當局在各自專業領域實施微觀審慎監管的“傘形”架構,有效避免因交叉(跨市場)業務發展造成的監管真空、監管不足及監管套利問題,也能促進金融監管合作,減少重復監管。

 

另外值得強調的是,由于高度依賴金融市場,交叉(跨市場)風險的一大特征是流動性的急劇上升。因此,在宏觀審慎管理中,流動性管理變得至關重要。有關部門有必要進一步完善流動性風險的監測體系,及時優化流動性管理工具,擴大流動性管理工具覆蓋的對象,等等,為更好維護金融體系穩定創造基礎條件。

 

曾剛,中國社會科學院金融所銀行研究室主任,中國社會科學院中小銀行研究基地主任、研究員。主要研究方向為貨幣金融理論、銀行理論與實踐,主要著作有《歐元與國際貨幣競爭》、《貨幣理論與貨幣政策》、《貨幣經濟學手冊》、《風險管理》、《貨幣錯配——新興市場國家危機的考察》、《中國商業銀行發展戰略研究》、《貨幣流量分析——理論框架及對幾個問題的考察》、《西方國家經濟社會變遷》等。本文刊載于《當代金融家》2016年第1期





上一篇:張曉樸:互聯網金融監管的原則—探索新金融監管范式
下一篇:有沒有嗅到金融危機的氣息?

相關文章

當代金融家 2020年第9期 總第183期
出版時間:2020年09月08日
查看詳細內容
 
熱門排行
商業銀行法修訂的實質性進展如何?
【舊文新讀】毛澤東思維方式對我從事...
險資監管的現在與未來
社科院深度干貨|交叉金融風險及監管...
央行原副行長告訴你:人民幣是怎樣發...
有沒有嗅到金融危機的氣息?
兇悍的操作風險怎么搞垮銀行
【老馬一席談】央行將如何應對利率市...
【老馬一席談】央行原副行長:利率市...
如何使我們的政策選擇更有效率
体彩老11选5最新开奖信息 幸运飞艇坑了我好多钱 内蒙古快三技巧 排列五试机号 股票价格指数怎么算 赛车pk10开奖 天津快乐十分计划在线 全部股票代码列表 七乐彩奇偶走势图表新浪爱彩 广东十一选五走势图 十一选五任三神号配组